酿河

非专业精神病人

抱歉,我只能这样爱你

#桐原亮司#
我一直都在白夜行走。

从那个时候起,就注定我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即使如此,我却有一定要好好活着的理由——守护唐泽雪穗。她不是我的恋人,而是抠出一半灵魂给我的人,我本来的灵魂已经融化了吧……为她而活在我看来也是理所应当的。

都是我的父亲,才会让她变成这样。

幽灵?我不喜欢这个形容。那不是永远无法在白天行走了吗?我还是想能尽快结束一切,在白天走路。
雪穗开了第三家店,像是庆祝她能够正常生活的仪式。你说她一直生活地很好?如果这样我也不会存在到这一天了…一直以来,雪穗就按照她的计划在走,可是总有人想要翻出往事,所以我只能一往无前。
今天,终于要结束一切了。

我曾经想过,这么久了,我真的还爱她吗?或许早就淡了吧,但是我却只能对她射出来。是因为她用手吗?我找人试过,却不是这样。
原来我们之间的羁绊,不止存在于灵魂。

今天,只要看到看到她开业,我便会消失。换一个城市,换一个身份,永远地离开。

只是没想到,我是这样离开。

一跃而下。用剪刀对准胸口,着地的时候只感觉到一瞬的刺痛意识便渐渐涣散。我看到你了,雪穗……她还是那么不要人操心,脸上戴着除了我谁也看不穿的冰冷面具。她转过身去…人群不要挤过来啊…我想目送她离开…

我还是想和你手牵手走在一起。





#唐泽雪穗#

反应过来的时候,亮已经杀了恶魔。

母亲终于自杀了,我放好锅炉后就独自在外徘徊。我当时不知道母亲还有救,不过就算知道,结果也不会变。
从那以后,我好像只能依赖亮了。周围的人再和善,也只会让我害怕,所以我必须掌握主动权,我要让自己过得比他们都好。这一点我做的很好。

亮杀的,是他的父亲啊。我不明白他会有何种心情,但是从此他便是和我一样背负罪恶的人了。我们只能相互依靠吧。
——想到这里,我不知道该喜悦还是悲伤。

我知道亮一直在守护着我。我们就像一场闹剧的两只提线木偶,被连在同一个肮脏的手里,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背叛对方,啊,你说他死的时候?……
是约定哟。从他杀了他父亲时就开始的约定。
一个接一个地,会威胁到我的人都被他除掉了,“证据”们全部被处理掉了,最后一个,不就是他自己吗?
那是他最后对我的守护,这样说你懂吗?
我为什么要回头?你到底懂不懂我和亮的约定啊?

幸福?你和我谈幸福?
那我告诉你,我现在幸福得不得了哦。嫁入豪门,有着驯贴的女儿(我便不用再生育),丈夫不会干涉我的事业,有了钱,我随时都可以拥有想要的生活。
还有啊,守护我的亮终于完全融入我的生活了。从今我便不必再担忧谁会拆穿,没有证据的诡辩反而是我的强项呢,所以剩下的事,即使我一个人也应付得来。

只是果然,我永远无法在白天行走呢……何况和他手牵手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