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河

非专业精神病人

Old Days


[哈莉视角]

今夜又是一个狂欢夜,坐在成堆的新鲜钞票上,我和j先生开了一瓶香槟,突然他看了看表,勾了勾嘴 向我看了过来。
j先生凝视着我。

“Mr.j?”说出来有些丢人,但被他这样看着,我的心跳还是加快了。
“甜心,带着这个到楼顶去。”他朝我眨了眨眼,于是我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接过了他递来的东西。
那是一个按钮,j先生惯用的花招——有时按下去会毁掉一栋楼,有时却会发出连声狂笑。我看着他,不解道:
“这种游戏你不一起来吗?Mr.j?”“会的会的,哈莉……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他说着,却没有看着我,而是往左右望着,“到了楼顶,就按下去。”说完他便匆忙地离开了。

我一边顺着楼梯跑着一边猜着惊喜的内容,j先生那样有才华,会送我什么呢?我不觉哼起了歌。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楼顶,四周好像有警笛的声音?不管啦,谁也不能阻止我打开j先生的礼物包裹。我按下了那个按钮,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熟悉的从前录好的狂笑。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警鸣声却越来越响了。空气中蝙蝠的气味近了。
“Mr.j?”
我真的很好奇你的礼物。


被单独抓回阿卡姆之后,日子过得十分艰难,这鬼地方已经很久没有流动的专业医师了,那些熟悉又丑陋的面孔看得我发吐。
可是这一天我真的不想要。

被架在一个束身架上推向某个小房间的我,仔细想从那上面嗅到j先生的气息。
“你好,哈莉。”一个女人的声音。
嘿!这女人的打扮可真像之前的我,一幅职场俏佳人的样子。不过没有我好看。
我吃吃笑起来,可那个女人却始终保持着一个表情,宛如一尊蜡像。
“我是你的医生,”她说,“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wow !我的医生!多久没有见过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到当时j先生见我也许也是这个想法,我笑的更欢了。

我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被绑上了那个检测不合格的电疗椅上。当一股刺痛从头顶传来时,我才意识到她想要干什么。
但很快我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她从一瓶未贴标签的药瓶里抽出一针管淡蓝的汁液,向我走来。
“别这样嘛,我讨厌打针……”那针尖刺入我的头顶。


“哈莉,”Mr.j?你来救我了!
“你这个蠢货,永远只会给我拖后腿!”对不起对不起,先救救我好吗,我头好痛。
“我想你这样是最好的,最好就这样难看的死掉!”不要,我头好痛!!
“只要你在这里死掉就再也不会烦我了,求你了,这样死掉吧…”j先生!我不会烦你的!有哪里不好我可以改……
“再见 哈莉”不……
我仿佛死了一次,看到了所有自己被毁灭的人生,看到了走马灯下虚伪的谎言。
我仿佛又活了一次,有一个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人带着我上了火车,去远方过幸福的生活,一如青春期时我幻想的未来……

一阵尖锐的头疼将我拉出了混沌,我想,我已经彻底告别joker了。
两天后,我被诊断为康复。我穿上如那个女人般的衣服,在门卫的陈烂的祝福词中,我向着哥谭市的火车站的方向走去。
突然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摇下一半的车窗后是咧至耳根的嘴,
“小姐,能送你一程吗?”

我也以为我被治好了。

“当然了,puddin❤”

可爱是可以被治好的吗?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