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河

非专业精神病人

“溺”爱

她在水中游弋。

穿着白色的夏日长裙,薄薄的衬裙包裹她的身体,透出肤色。

衬裙外接着白纱,她看起来像水母般柔软,四肢在白纱中模糊着,胸前起了雾。

黑色的长发四散,在她雪白的肌肤上轻抚。

她在水中游弋。


人类怎么在水底存活呢?我看着她,令人惊异的相遇。

她在一座湖下,阳光明媚的一天,我望着依稀的湖底,探究她的住处。

早晨到傍晚我都保持静默,她不曾看向我,当白昼即将结束时我伸手揽起水花,终于她仰起天真的头颅,绯红的晚霞映在她戴水的眼眸中,仿若召唤。

我身后是晚火,湖中的倒影更加温柔,或许湖底才是我的归处。

缓缓蹲下,我和她对望,像接吻一般,我轻缓地埋下头去。

鼻尖,前额,眉弓…

我屏住呼吸、脖颈,肩胛,胸脯。

冰凉。

我看见她,清晰的五官。

我屏住呼吸,又缓缓叹息,

气泡飞升,隔开她我。

终于我凝望她,世间那样静默,爱情不再需要情话。我用眼神与她殷殷相问。

我伸出手碰她的肩膀,冰凉,我抚上她的脸,湖水让害羞也没有了热度。

我们拥抱,近到我只能够看清眼前的气泡。


她的纱裙爱抚我。

温柔是一种暴力。

吻是人工呼吸,她肺里没有氧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