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河

非专业精神病人

如何爱情



一片空白的

天空下

的秋日山丘




要爱人

打扰、关心


留我猜忌

徜徉在

风和悲喜间

的我


平生只适合痛苦


在灰暗的白墙壁的房间

抛弃时间与困觉地

读一本手边的诗

快活得仿佛自杀了一遍


十分地

想死去

在这冬天的夜里

不知是为了逃离

还是为了合群


我病态的手

穿刺你的拥抱

时间这个概念

使我绝望


我病态的手

穿刺你的拥抱

有一种怪物喜欢吞食别人的灵魂

我突然与它有了共情


它真可怜啊。


来自笔名是 大腿 的诗
摘录这首诗精髓的部分

爱情诗集


坐在烛台上


我是一只花圈


想着另一只花圈


不知道何时献上


不知道怎样安放



                        ——海子


欠款像雪球一样越积越多,他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狂喊:“逃跑吧!”

傍晚他魂不守舍地走到路上,遇见路边一个算命的小摊。他打开摊贩给的黑色纸条,上面写着“follow your heart.”


“这一切,构成了我世界观的基础:一种彻底看破了周遭功利的宏伟悲观。

但是,这种悲观中的“悲”也被看破了,因为悲喜本是人类的作态。”
                                    ——余秋雨

“诗人不行恶,却觉得它美丽,这是真正的恶。这与善并无分别”
                                   ——巴塔耶

智能愚人


  “嗡——”耳内传入蜂鸣,刚睡醒的艾德罗捏了捏耳垂。
  “喂...”
  “是艾德罗吗,我是麦纳尔。”
  “啊好的,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看门禁记录,你今天来的几乎是最早的,这么冷的天,难为你了。我有个案子,做成之后利润很大,我觉得你会胜任这个工作。”
  “这是我应该的,案子关于什么呢?”艾德罗从床上翻过身。
  “关于电子远程操控,只要一个设计图,给K-2031型号探测用的。你计算机方面很强,我想你应该没问题。你帮我看看你隔壁的艾特·李在干什么?”
  他挥了挥手,墙上的场景切入了艾特·李的办公室。
  “嗯...(小声询问的声音)他在执行上次周会的计划。”
  “好的,帮我把我刚刚传到你办公室的资料给他,我想你们俩合作会很好。”
  “麦纳尔,你知道我和他合不太来。”
  “没记错的话你前阵子买了526公司新款语言翻译器吧,那个不是有交际功能吗,你直接连接在你的通讯工具上就好。”
  “好好...”艾德罗在枕头下四处摸了摸,拿出一个遥控器调节分辨率。他把投影转换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扫描其中的内容。
  “客户要求都在资料上了,不要求做什么研发,只是改几个功能组合。”
  “嗯好。”他把资料上的内容发给了艾特·李,然后看着艾特·李隔着摄像孔对着自己竖起中指。
  “对了,有个提醒,今天领导会来办公楼视察。”
  “提醒?”
  “艾德罗,我们是大学同学,你在夏威夷岛远程上课的样子我不是不知道。你很早就推出过投影传输的设计图吧?”
  “好吧。我是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我们到岗,在家工作也一样啊。”
  “这只是你懒才会这样说,如果我现在让你动手做样本,你家会有PT系列的材料吗?坐标没在公司你怎么下载前几个设计的数据——你要重新编写我也不拦你。现在全公司只有你会抱怨为什么要到岗了吧。”
  “不是...我看到...六、七、八...九个人不在办公室。”
  “艾德罗,你便利自己偷懒,却会侵犯别人的隐私。”
  “亲爱的麦纳尔,这个时代会在办公室做的事都不叫隐私...这是艾特告诉我的,不然我的摄像孔早爆炸了。”
  “...领导检查的时间是十分钟后,这一次你再旷工就要免年假了。”
  “天!”艾德罗两秒穿上外套,踩进一双鞋中,打开了房门。
  现在是上午九点二十分,正值交通高峰期。急行道扫描出艾德罗工作卡的位置后,显示估计通过时间:十八分钟。
  “那个案子在你扫描时就相当于被你接下了,带B+级任务旷工,连带扣工资处罚。”
  “靠,今天你就是来整我的吧!”
  “你还有八分钟。”急行道上显示剩余估计时间:十一分钟。
  “妈的,你给我记住。”艾德罗又捏了捏耳垂,耳边顿时清净。他慌忙地把自己全身扫描过去,规划它从办公室走到主厅再走向卫生间,希望能骗过等会儿视察的领导。
  这时天空中的飞行器连成一排字:“庆祝102公司老总光荣殉职。”
  艾德罗猛拍脑袋,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艾德罗的房间里,整面的投影的右上角,“四月一日”的日期开始发出荧荧绿光,仿佛在大笑。

恋爱中的少女
心里有一块硬糖

见他便要融化
不见便要堵心